搜索
热门搜索:培养皿、Fisherbrand玻片、吸头、离心管
产品中心
联系我们
杭州乐乾科学仪器有限公司
地   址:杭州市西湖区西湖科技园西园一路16号5幢527室
E-mail: 
markting@lebioscience.com

Q     Q:2085885030

试剂真假给你带来什么

        经常会有客户说我司试剂比别家卖的贵,究竟为什么贵?真实故事告诉你为什么。  
        nvitrogen是一家全球领先的生命技术公司,曾经细胞培养实验多次宣告失败,如此状态从2008年仲夏一直持续,时间长达半年之久。
        “当培养到六七天的时候,部分种类的细胞就死掉了,我们一直找不到实验过程中问题出现在哪儿。”刚走进席建忠的办公室,他就向《科学新闻》讲述起了半年来郁积在胸中的怨恨和气愤。
        席建忠做梦也没想到在实验中捣蛋的竟是假试剂。
 
        “李鬼”捣乱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惹恼席建忠的是美国Invitrogen(英杰生命技术有限公司)公司旗下一个著名的品牌——GIBCO的一种名为DMEM(Dulbecco’s Modified Eagle Medium)高糖的生物试剂(培养基)。DMEM是一种普通的生物试剂,主要用于细胞培养。
        同产品价格不一样,席建忠从别的公司购买了一批GIBCO品牌的DMEM,但是,就是这批DMEM导致细胞培养出现了问题。
        实验一次次失败,让席建忠先后将焦点瞄准在培养箱、血清等方面,但是一次次地变换条件、重复实验、排除其他干扰等等,都没有让席建忠找到实验失败的原因。
        后来,席建忠偶然一次和Invitrogen一级代理商通电话,讲到那批购买的DMEM价位较低,“一级代理斩钉截铁地回答说,你肯定买的是假的,价格低于300元就不可能买到真的”,席建忠回忆说。一句话提醒了席建忠。半年来一直没有找到实验失败的症结,现在似乎看到了问题的答案。于是席建忠就从一级代理那里重新购买了DMEM。
        “这下好了,培养的细胞很正常,再也没有出现先前类似的情况,终于找到原因了。”孙常宏说。困扰席建忠以及整个实验室半年之久的谜团似乎有了答案。
        然而,在3月20日上午席建忠与供货方购买的DMEM试剂是否有问题进行交涉时,该公司的业务员贾祥意却提出质疑:“实验的失败,并不能说明试剂就是假的,只有出具对试剂的质检报告才能证明它是假的。”

        真假难辨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席建忠通过Invitrogen网站查询批号鉴定试剂真伪,看这些批号的产品是否卖到中国。如果是,在此基础上再通过批号和有效期即可比对出真伪,因为批号和有效期是一一对应的,一个批号只有一个有效期。”包括储存条件、温度以及上述信息在内的文件被称为该产品的分析证明(Certificate of Analysis),通过Invitrogen公司官方网站检索产品批号,就会获得这种分析证明。
        然而通过Invitrogen的官方网并没有检索到批号为1320158的DMEM的分析证明。这说明只有两种可能:一是这个批号的DMEM根本就没有销售到中国,二是这个批号本身就是假的。对此,Invitrogen(上海)贸易有限公司给出了一份产品声明,证明该批号产品不存在,为假冒产品。
        除了这一识别方法,指出另外几种简单鉴别(GIBCO)DMEM真假的方法。通过测定试剂的成分来判定,这样一来,任何假试剂都无法逃脱检测的“法眼”。“造假的利润很高,为了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,去代理那里购买试剂比较可靠。”

       真伪假货

        在《科学新闻》的调查过程中,一些人也反映,假试剂当中也有“真品”和“赝品”。王卓月说:“其实(有些)假试剂就是一些公司和(某些国际试剂公司的)办事处一起搞出来的。”本身就是假货,还有真伪之分,令人费解。
        王卓雅向《科学新闻》透露:“目前还存在直接从国外定制大包装的现象,有50升甚至上吨的大桶装,一般先到中国香港,然后进行分装,国内还很少具有这样的水平。”他说,假货其实都是某些国际试剂公司办事处的人干的,也只有他们才能申请到那些特定的大包装,但分装后的产品一般不会走代理商。
       如果以合法进口作为判定真假的标准,那么这些分装的试剂无疑也算是假货。
        “一些公司会进(这样分装的)货,真假都卖,只是假货不通过公司正规地流出,一般是流到另一个与试剂生产商不相关的公司,然后彼此流转。”王卓雅说。
       他补充道,从办事处分装出来的这些假试剂还算是好的,有的还能用;另一种是纯粹在国内造假,与试剂生产商没有任何关系。
       分装的试剂可以算作假货中的“真品”,而自行造假的则可以说是“赝品”,无论哪一种,都比正规进口的试剂便宜一些。
 
       谁是受害者
 
       假试剂造成的损害,往往不局限于某个人或某个实验室。“北大、清华等学校的老师也曾多次反映过类似的问题,这是常有的事,已经不新鲜了。”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一位教授说。
       一位科研人员告诉《科学新闻》,他们通过不正规的代理商购买的培养基颜色呈白色,而真的培养基的粉末呈黄色。而且这些试剂配出来的培养液颜色也不一样。所幸,这样的培养基最后没有影响实验结果。
       假试剂对席建忠实验室造成的损失,不单单是总价几千元的那几盒DMEM培养基。席建忠仔细一算:“试剂本身的花费并不是很大,但是培养细胞作为整个实验的最基本一环,位于实验的最上游,如果把实验过程中添加的其他试剂以及仪器和人员成本折算进去,估计损失在二三十万元左右。”
       如果没有及时发现试剂是假的,实验做完了、数据整理出来了,相应的文章会在随后的几年内陆续发表。殊不知,这些论文都是基于数据不真实的情况下发表的,对整个科研所造成的危害可想而知。
       假试剂除了对科研本身造成伤害以外,对正规公司的声誉和效益也有一定的影响。
 
 
      鉴别DMEM的四种方法
 
    鉴别一:真的试剂袋封口处是通过热敏的方法加以封合,假的是其他封合方法;
 
    鉴别二:真的试剂袋标签上颜色较深,假的则较浅;
 
    鉴别三:真的试剂袋标签上的字体和条形码等印刷清晰,假的比较模糊;
 
    鉴别四:真的试剂粉末呈黄色,假的颜色较浅。
(摘抄:科学新闻)
杭州乐乾科学仪器有限公司
 址:杭州市西湖区西湖科技园西园一路16号5幢527室
E-mail:markting@lebioscience.com
Q    Q:2085885030

在线客服